而有些同行适应不了这种服务型导游

2021-01-08 14:41

朱伯威则希望政策能保持定力,“如果整治措施能坚持不放松,真正做到游、购分离,使云南旅游负面舆论大幅度下降,云南旅游业一定会扛过这个‘阵痛期’”。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9月22日,记者实地走访大理旅行社时发现,一些旅游线路大多标明了“纯玩”字样,价格平均涨幅在50%以上。大理康辉旅行社的工作人员称,大理丽江5天4晚的行程,现在的价格为1680元/人,全程无自费。

“正规旅行社给导游是有基本工资的,每带一天团还会有补助,像我的话旺季比较累时一天补贴是500元,淡季时一天300元,这些基本就是我的主要工资构成。最近团量少,基本干一周歇一周,所以一个月的收入只有几千元。”何欣说,而有些同行适应不了这种服务型导游,想方设法走原来带游客去购物的“老路”。“严打之后,他们明着走景点,其实把购物店顺在行程里面。”

免责声明:

记者了解到,目前西双版纳、丽江、腾冲、大理、香格里拉、昆明石林等地的管理部门、各a级旅游景区(点)、演艺公司、星级酒店、航空公司计划联合推出国庆旅游系列优惠活动。此外,旅行社和相关的辅助供应商也主动应对市场发展规律,及时调整经营措施;各级政府也在研究从政策层面给予支持,推动以团队市场为主体的企业转型升级。

“云南旅游业产业链条长,关联性大,涉及的内容多。”余繁表示,整治过程中,价格回归理性必然有阵痛,这需要大家共同承担。

购物点没有了,但价格上涨却带来了客流量减少。“现在客人是少得很,我们有时候三四天都没有一个单,相比以前差得很多。”昆明市旅游行业协会会长朱伯威说,已有多家旅行社反映游客明显减少。

“市场的事还是要靠市场主体来解决。”余繁说,目前,云南即将出台旅游转型升级的新举措,随着新产品新业态不断推出,云南旅游市场将会慢慢复苏。

“要么半死不活,要么停团观望。”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形容当前中小旅行社的境遇。虽然市场遇冷,但记者采访发现,“云南旅游绝不能走老路,走老路只会越走越窄。”这已成为从业者的共识。

“云南旅游业正处于转型期,出现‘偏差’是可以理解的。”云南财经大学旅游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明庆忠表示,政府目前正大力整治,出现游客减少等“阵痛”不可避免。在此过程中,新的问题可能还会不断出现,但旅游市场将在不断规范的过程中保持健康发展。

今年4月,云南出台22条旅游市场秩序整治措施,对各种旅游乱象重拳出击。这场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旅游市场整治涉及旅游购物管理、旅行社管理、导游管理、景区景点管理、监管机制、旅游协会改革、政府履职等七个方面。昆明、大理、丽江、西双版纳、迪庆等旅游热点地区均成立旅游警察支队。截至7月,云南已查处涉旅案件456起,行政处罚罚款529.39万元。

“近4个多月来,团队游客随着整治在下滑,而围绕团队服务的旅游车辆、酒店、景区,尤其是以接待团队为主的商家,接待量也在下滑。”云南省旅发委主任余繁坦言,“这是旅游转型中必然带来的阵痛。”

“旅游本身就是服务业,挣的应该就是服务费,而不是购物返点、景区年终返点。”云南美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涛说。

旅游与购物强制捆绑,是云南旅游顽疾之一。整治中,取消旅游定点购物首当其冲,成为实现“游”“购”分离的主要措施。这一分离,立马挤出了市场上“低价团”的价格水分。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旅游定点购物取消以后,云南旅游产品价格普遍上涨,部分路线产品价格至少涨了两三倍。根据走访和在旅游网站上的价格对比,记者发现,石林九乡一日游的价格由之前的100元左右涨到了现在的400元左右。

据媒体报道,云南整治旅游市场已初见成效,上半年,丽江等地受理来信来函及转办案件同比下降了12.53%。然而,伴随着整治的是,云南团队游客数量下滑,旅游业在阵痛中谋求转型。

何欣(化名)是云南当地的一个“老导游”,从业至今已近10年,云南全省各条旅游线路她都十分熟悉。何欣向记者透露,距措施发布过去几个月了,虽然有不少购物店因此关门,但一些深藏景区或者跟景区“融为一体”的隐性购物店仍然存在。

“‘以购养游’的暴利时代势必会结束。”在何欣看来,云南的旅游资源丰富,但以往旅游市场管理简单、粗放,以至于乱象丛生。“这次整治今非昔比,希望经过阵痛期后,能把云南的旅游市场拉回正轨。”